第二章梦(2 / 2)

看到他,那人呲牙一笑:“李大牛,你也在这里泡澡呀。”

“你怎么这个样子?”

“别提了,我本来已经到了知县府上当一个仆役了,前不久知县夫人让我去帮他卖胭脂,没有想到遇到两个骗子,将我的银子骗去,我无法回到知县府,只好去找那两个骗子,然后找到一个寺庙,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?”

原本灰心丧气的那人一时间大声叫了起来,满心欢悦的看着远方。

“看到了什么?”

“我看到了菩萨对我笑了,你要相信我,我曾荣贵,这一次真的没有骗你,而且那个菩萨对我说百花百色,共成一阴,万法……万法什么来着。”

“百花异色,共成一阴;万法殊相,同入般若。”

曾荣贵大叫着:“对对,李大牛,他们都说你是一个傻子,我就是不相信,他们说我是一个呆子,我哪里呆了,这些只知道挖地的怎么知道我的志向,我可是要当大官,我的庄园要比这山沟还要大,我的奴仆要比这个村里的人多,我要顿顿吃白米饭,穿丝绸衣,我要对的起我的名字。那说书怎么说的,荣华富贵,享之不尽,吃香喝辣,快意人生。”

曾荣贵眼中发出激烈的光芒,他握紧手中的萝卜说:“虽然我现在什么没有,但是至少我还有梦,我告诉自己不放弃,这知县是人,我也是人,为什么他能穿罗戴金,我就不能。他有双手,我也有双手,他的手能写字,难道我的手就不能吗?”

他看着曾荣贵,没有回答,轻声的说:“舜者,何也?人也。余者,何也?人也,有为者,亦若是。”

这是他毕业的时候,导师送给他话,那时候的他也如同曾荣贵一样,一腔热血,誓要用双手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,而一次次碰壁,领导毁人不倦的呵斥,终让他心灰意冷,将梦想抛弃,如同活死人一样。

他如今也不期待着改变什么,只想过着这样的生活,这个身体虽然正处在壮年,而自己的心却已经老了。

曾荣贵将萝卜放下,对着他说:“我准备回来在看父母一眼,我要离开益安府,前往到边疆,我要去参军,若是能平叛,立下军功,一切都就有了。大牛,和我一起去吧,你也有一把力气,我们就像说书那样,一刀一枪,搏个出身。”

他摇头拒绝了,自己只想在这里过着自己的想要生活虽然苦,但是自己总算不在听他人意愿行事。

曾荣贵也不在强求,在洗澡的时候,他突然抓到一条鱼,看高兴的将鱼丢在岸上。

这是一条小鲤鱼,长度不到一尺,大约只有七八两的样子。

“来,这一只鱼算我请你的,日后我有钱了,天天请你吃好的。”

曾荣贵笑着将鱼丢给他,他看着那鲤鱼,对着他说:“闲来无事,我和你说一个故事吧?”

“好的,我在这里弄鱼,你说吧。”

“你应该知道韩子房和黄石公故事吧?”

“知道,这个故事我可是听了不少遍,那黄石公将自己的鞋子丢在桥下面,让韩子房去捡,韩子房捡到之后,那黄石公就让他去找他,第三天,黄石公见他诚心可嘉,送给他一部兵法。然后韩子房熟读这兵法之后,成为曹朝开国三杰之一。”

他点点头,前不久有个说书人也来这里讲过,他听到之后有一些诧异,但是没有当一回事。如今想到曾荣贵要去参军,于是将这个故事拿出来。

“这个故事没有这么简单,若是就是讲韩子房尊老诚信,也不会被无数人津津乐道了,这个故事本来就包含着兵法,故事前半部分,是告诉人们要忍,君子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,这便是忍,忍的目的是为了别人相信自己。这一个字对你很有用。接下来三天,不是考验他的诚心,而是争先,兵贵神速,神速便是争先,宁失一子,不失一先。忍和先便是所谓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。”

听到这话,曾荣贵似懂非懂的看着他。

他接过曾荣贵已经用绳子拴好的鱼,离别时候说:“我不愿意欠谁的,你今日送我一条鱼,我无以回报,只能送你二字,若是你能揣摩通透,日后或许真的能够搏一个出身。”

“李大牛,等我有钱了,一定会回来找你的。”曾荣贵再次拿起萝卜大声说:“这萝卜就是从你家拿的,鱼算是换的。”

他哑然一笑,回到自己的家中,将鱼清洗好,然后和着剩下的冷饭煮在一起。

鱼没有什么吃的,但是汤倒是十分鲜,他喝了两大碗,不由心满意足。

院子里面,徐老爹躺在凉椅上,昏昏欲睡。

月色当空,他将前些时候砍好的竹子拿出来,开始做竹爪,答应别人的事情,自己一定不会忘记。

在竹爪弄好的时候,看着庭院中积水空明,他似乎又想起了童年。

那时候舅舅坐在院子里面编者背篓,自己在那里打水,从压井里面压出水来,这是他童年的游戏,夏天用水太多,白天要帮忙,自有晚上有时间来压水。

在最后,他总是要用一桶井水从身上淋下去,体验那透心凉的感觉。

他看着月色,心中明白,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,人总是失去之后才明白珍惜。

最新小说: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 这个人仙太过正派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 刚成凶兽,有人在我山头建宗门 兵甲狂潮 仙途妖路守经人 签到末武大军阀 人类安可 随身带个遥控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