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(1 / 2)

当晚,云汐辗转难眠,直到三更十分才隐隐有些睡意,迷糊间她恍然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。

“汐儿,你可知你义父为何给你取名云汐?”说话的好像是静月姑姑。

“知道,正是取了娘亲两个名字中的字,云裳和汐瑶的其中一个字”

“正是如此,但是你原名应叫和月,秦和月,是你父亲给你取的,你自小佩戴的荷包里应该就秀了你的名字”

“对了,你的荷包呢”

“我上山之前送给了一个小哥哥,那个哥哥受伤了,义父说过,那个荷包可以保平安的,我看哥哥难受,就把荷包给他了,希望他也能平平安安的”

忽然间画面陡转,恍然是她下山那天的情景,向来笑容满面的静月姑姑,第一次异常严肃地叮嘱她“汐儿,记住,一定要把荷包找回来,一定要找回来”

云汐猛然惊醒,外面晨光微透,才意识到,原来那只是个梦。

可是那荷包,已经不见五年了,要去哪里找回来。甚至,她对那荷包已经没什么印象了,只依稀记得,上面绣了一句诗。

夕云浞浅梦,和月渡浮生。

武定城著名的酒楼栖凤楼上人声鼎沸,店小二忙前忙后不停招呼,他已在这里当了五年的店小二,都未曾见过今天这架势,这栖凤楼乃是武定城最大的酒楼,少说也有几百个位置,而近日楼上楼下竟已经座无虚席。

他给二楼临窗包间的贵客上了最后一道菜出来,终于舒了口气。里面那人,老板亲自交代是贵客,要好好招待。

包间内慕易辰举起酒杯凑到鼻尖闻了闻,复又放下。

“我倒没想到,那姑娘竟是洛云丞的外甥女。”

翼锋将放在桌上的杯子挪到一边,双手奉上刚沏好的茶。

“属下查探得知,洛云丞确有一个妹妹,只是二十几年前便离家出走,却不知何时还生了一个女儿”

“洛府在此时广发英雄帖倒是真有意思,是想广而告之自证清白,还是想请君入瓮,亦或是别有高招?”

说话的是一青衣男子,眉目清俊大约三十岁上下的年纪,左手拿着账本,右手不停地在拨弄算筹,说话之时眼神都未曾离开过账本。

“秦筹,这几日,你这栖凤楼生意不错吧”

最新小说: 护国战神 一跃众生 琴道 圣兽道祖 雅俗共赏 最强奶爸 龙血至尊 结束即开始之塔罗馆 神至道将 万界神主叶辰